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Sony] 偽裝的科學:嚴的報告(郭文貴)



[Sony] 偽裝的科學:嚴的報告(郭文貴)

[隱藏]
概述
《閆氏報告》是一篇具有誤導性的“偽科學”文章,誣稱新型冠狀病毒是在中國的一個實驗室裏制造的。這是一個“偽科學”的例子,它是在情況尚不明朗的時候發布的。隨著科學家們競相尋找新冠病毒的起源,在開放的科學知識庫中共享未經審查的預印本數據成為國際合作的一種重要模式。但是,科學界的日益開放很容易被媒體操縱,尤其是在危機時期。2020年4月28日,香港大學研究員閆麗夢博士在史蒂夫•班農、郭文貴的支持下逃往美國。他們聲稱閆麗夢是一個“吹哨者”,並以此為契機,來挑起新冠病毒起源不明這一有爭議的問題。
這場由媒體操縱運動包括在科學文獻中植入誤導性證據,攪渾新冠病毒這攤渾水,為所謂冠狀病毒是中國生物武器的政治主張披上科學合法性的外衣。隨後,閆麗夢的報告被右翼網絡媒體放大,導致該報告在Zenodo(一個開放性的研究數據庫)上的點擊量接近100萬次。在幾所大學的科學家揭穿閆麗夢的報告後,社交媒體平臺對其進行了審核,但閆麗夢報告的兩份後續報告被上傳到“開放性的科學資料庫”,這兩份報告更直接地推動了生物武器的說法,同時也駁斥了學術界對第一份報告的回應。將閆麗夢報告作為偽科學在科學界播下種子,可以讓那些在社交媒體上與它們有關聯的人宣稱其合法性,同時也為推動報告資助者的政治目標提供了經驗基礎。

第一階段:媒體操縱活動的計劃及起源
在新型冠狀病毒從中國傳播到世界其他地方的幾周內,一種有害的說法開始在網上流傳下來:有人認為SARS-CoV-2病毒是實驗室裏制造的生物武器。
2020年1月中旬,香港大學的研究員閆麗夢博士告訴她最喜歡的YouTube主持人王定剛關於她聽說了新冠病毒起源的傳言。王定剛是一個直言不諱批評中國政府,並且與流亡國外的中國億萬富翁郭文貴有密切聯系的人。王在他的賬號上重復了這些對話,但沒有指名道姓,“因為官員可以讓這個人消失。”
2020年1月25日,一家名為《G news》的超黨派新聞機構發表了一篇題為《突發新聞:中國將承認冠狀病毒來自其P4實驗室》的文章,進一步推動生物武器陰謀論。《G news》並不是唯一一家發布該文章的媒體,但其參與極其重要,因為《G news》與郭文貴和史蒂夫•班農聯系緊密。史蒂夫•班農是Breitbar新聞網前執行主席,也是特朗普總統的盟友。2017年10月,郭文貴和史蒂夫•班農組建了一個黨派聯盟通過法治基礎和法治社會共同推動反共行動。該組織有郭文貴出資,班農負責管理,旨在“保護和幫助在中國受到迫害的個人,特別是因公開反對不公正受到懲罰的人”。根據郭文貴的說法,他之所以和班農走到一起,是因為“他們都很鄙視中國共產黨”。他們都有媒體背景。班農此前是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師,在此之前,他經營著右翼新聞網站Breitbar。郭文貴創立並資助了G 媒體,該公司經常在社交媒體平臺上發布反共報道,特別是發布在社交媒體平臺Parler上(又稱右派推特,用戶大多來自用美國保守主義陣營)。
班農表示,在閆麗夢的第一份報告發布之前,王定剛的YouTube視頻已經給他看了,並為他翻譯了。隨著對COVID-19起源的懷疑在右翼媒體網絡中繼續擴散,郭文貴和班農與閆麗夢取得聯系。這就是閆麗夢的報告被媒體操控的開始。
在接受采訪時,閆麗夢表示,中國和世界衛生組織都比他們承認的更早知道新型冠狀病毒。這並不是唯一的說法。例如,類似的故事也在2020年的三四月份以“中國撒謊導致多人死亡”為標簽的話題被廣為傳播。閆麗夢表示她有證據表明,病毒是由動物傳人的說法是一個“煙霧彈”,是為了掩蓋其真實來源,她聲稱病毒來源於武漢的一個實驗室,該實驗室與中國共產黨聯系密切。這些說法是沒有根據的,而且也已經被揭穿。
雖然也有其他人發表過類似的言論,但閆麗夢因其具有科學研究的背景而脫穎而出。從她的簡歷來看,她具有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醫學學位和南方醫科大學博士學位。在加入班農和郭文貴的組織之前,她獲得了香港大學的博士後獎學金,並成為世界上最具聲望的生物學期刊之一《自然》(Nature)發表的新冠病毒研究論文的第一個作者。
2020年4月28日,郭文貴幫助閆麗夢飛到美國。在她最近的文章中,她將法治基金會和法治社會列為她的正式附屬機構。
在四月底五月初,特朗普總統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對1月份“新冠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謠言進行煽動。特朗普反駁自己的情報團隊,表示他有證據也有“高度的信心”表明新冠病毒是由武漢的實驗室制造並釋放的。
2020年7月10日, 閆麗夢將她的故事從網絡和超黨派新聞媒體轉移到了福克斯新聞的采訪中。在接受采訪時,她表示自己一直在躲避中國政府,並且把自己稱為“吹哨人”,聲稱新冠病毒人際傳播早在2019年12月份就存在。福克斯則在有關采訪的文章中稱她是“吹哨者”,這是媒體最早給其貼上這樣的標簽。
該采訪在網上獲得了很多關註,在YouTube上的瀏覽量超過270萬,在臉書上獲得1.8萬的點擊. YouTube視頻已經被臉書的 “公共審查工具”刪除。在采訪的第二天,港大發表新聞稿反駁了閆麗夢在福克斯新聞采訪中所述的研究成果。
閆麗夢繼續提高其媒體曝光率。9月9日,她向班農頗受歡迎的播客和YouTube節目《作戰室:大流行》的聯合主持人、保守派新聞網站《國家脈沖》(National Pulse)總編輯、倫敦Breitbart 網站前總編輯拉希姆·卡薩姆重申了自己的主張。9月11日,閆麗夢告訴英國脫口秀節目《放蕩的女人》,她將公布證據。該訪談視頻可以在YouTube上觀看,觀看次數超過140萬次。隨後,《紐約郵報》引用了《放蕩的女人》對閆麗夢的采訪,《科技時報》(在推特上有8.8萬粉絲)、《每日郵報》(260萬粉絲)和《Mint》(190萬粉絲)也引用了此次的采訪。
有了閆麗夢,郭文貴和班農就能夠有效地利用新冠病毒的活躍危機,傳播了她對其起源的主張和對中國共產黨的不信任的說法。然而,記者們仍然對她的說法持懷疑態度,社交媒體上的言論不斷要求提供證據。

附件

瓶中人-中文.jpg(390.13 KB)

2021-3-19 10:29 AM

瓶中人-中文.jpg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